中交第三公路工程局有限公司
新闻中心
 您当前所在位置:首页 >  新闻中心 > 
高温下的应“烤”,晓虎晒黑到妻子“嫌弃”
发布时间:2019/8/7    阅读数:181

 

6点,工地上空的太阳正蓄势待发。

“嘀嘟!”扫一辆共享单车,戴上安全帽,穿上工作马甲,中交三公局路泽太高架第TJ01标项目的工区主任闫晓虎开始了一天的工作。

 

他的一天 从早晨6点开始

闫晓虎来自河南,20岁开始就与钢筋混凝土相伴,至今已经有9个年头了。每天早上,他都必须比施工工人提前20分钟到达现场,勘察完工进度,以便合理安排当日施工的任务。在工人施工时,他也不能松懈,要从质量、安全、进度三方面对施工现场进行督工检查。从早上6:00,到晚上18:30,他必须持续“开机”,他要等着最后一个工人下班才能下班,是整个工地上起的最早、睡得最晚的人。

“师傅,注意安全!”

“师傅,注意防暑降温!多喝一些水!”

“师傅,安全带要挂好!”

闫晓虎操心着工地上的每个细节,他每天骑着单车穿梭在一段又一段的建设工地。上午10点,闫晓虎已在太阳下晒了4个小时,他一遍遍地擦拭着脖间的汗液,憨厚地笑着说:“刚开始,脖子被晒破了皮,汗水流下来时擦去生疼,现在皮厚了,也不疼了。”

来到正在拆除模板的90号施工桩柱处闫晓虎叮嘱道:“你们小心一点,要注意底下混凝土的情况。再过一会儿,你们就可以浇水了。”说着便爬上了18米高的桩柱盖梁上指挥作业。“你们可以吗?注意安全。”闫晓虎边爬边伸手帮助记者,18米高空上,裸露的混凝土在太阳直射下温度至少45℃,烫得无从下脚。5分钟不到,记者的衣服便湿透了。

大约半小时后,刚视察完90号桩柱的作业情况的闫晓虎又马不停蹄地赶往下一个点。90号桩柱的不远处,正在进行门事盖梁作业项目中的支模板环节。这一至关重要的环节,闫晓虎必须亲自督工。

从盖梁上下来时,闫晓虎接过递来的水“咕噜咕噜”地一口气喝完了它,“早上带出来的是凉水,现在都变成开水了。”闫晓虎笑着说道。

 

黑,是我们的保护色

 

“想我和宝宝没?怎么才2天,你就晒得这么黑?”昨天晚上和妻子视频通话,又被妻子“嫌弃”了。

6月底的时候,闫晓虎家迎来了新成员。一直忙碌工作的闫晓虎直到妻子预产期的前一周才请假回了家,但由于始终放不下工程进度,7月底,他又赶回了施工现场。

陪妻子生产的时候,我请了一个月的假。那时,都待在屋子里,皮肤稍微白了一点。但重新回到工地之后,才两三天,我又被晒得黑黢黢的。记得我刚到这个施工项目的时候还是挺白的,现在,你们看我都黑得发亮了。

闫晓虎翻了翻沾满施工粉尘的手臂,只见他外侧的肤色黝黑发亮。

黑色是他们的保护色,耐着高温赶工期皮肤被晒黑已经不算什么了。中暑才是最难熬的, “对于我们这个工作来说,中暑是常事,所以,我们也会随身携带藿香正气水和防暑药,一旦中暑的也能及时缓解。”闫晓虎说。

去年8月,闫晓虎就遇到了一次危险的“中暑”经历。“当时是下午2、3点的时候,我在现场指挥吊车进行钢筋笼的吊装。由于施工过程具有危险性,我全程盯在那里。虽然觉得自己的身体特别不舒服,但我不能离开现场,就坚持着。过了大约一个小时,吊装完成,心情一放松,一股强烈的眩晕感就冲上我的脑门。同事们马上给我喝了藿香正气水,在阴凉处休息了一会才缓了下来。”

闫晓虎曾创下连续作业20多个小时的记录,当谈及工作的艰辛时,他十分淡然。“虽然,这是一个苦、脏、累、险、重的岗位。但是,既然吃这口饭,咱们就要干好。”

 

日夜坚守 只为实现大众愿望

 

路泽太高架第TJ01标项目从2017年7月开工,工期预定为36个月。

路泽太高架第TJ01标项目已经完成前期的“打桩基”“搭承台”“竖墩柱”等工作,目前进行到“盖梁”这一环节,还剩余10个“盖梁”未完工。不久后,桥桩的“下构”部分建设可顺利结束,工人们即将开启高架“上构”部分的建设。

为了在规定工期内完成,项目制定了详细的施工计划,为了确保计划按时按质量完成,闫晓虎经常晚睡早起,遇到较为复杂的施工环节时,他更是常常工作到凌晨。

在高温下鏖战,闫晓虎说:“我们整个工程涵盖范围较大,路泽太高架修建完成后,从椒江到玉环只需15分钟左右,这比原来缩短了近2倍的时间。所以这个工程意义巨大,同事们都说,再苦再累,也会坚守,尽自己所能,推进工程进展,确保工程早日投入使用,造福大家。”

经过一上午的巡查,闫晓虎的衣服上已经结了一层盐霜。临近午饭点,他却拒绝了同事们的吃饭邀请。“我再去看看,你们先吃。”说完,他又骑上那辆蓝色的自行车,向下个施工现场骑去。